与刺

by Carine Roitfeld

朋友这杯水

我小时候觉得交流友谊最好的方式,就是和对方抱怨自己周围的人,仿佛这样就可以显示自己的信任,把自己的阴暗面完全展示给了对方。

后来大家不在一个学校了,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抱怨身边的人,我慢慢感受到了他们的厌烦,开始的时候我对这些厌烦感到生气和恐慌,觉得因为不在一个地方生活让她们和我疏远了。

“生活本来就那么多不如意了,为什么还要听别人的破事来增加自己的负面情绪。”我身边的一个朋友站在对立面和我说这句话,我豁然开朗。

的确生活很复杂,如果你的朋友有了不好的情绪,你需要从她的描述中了解她的生活,再了解她生活中的人物关系和事情的起因结果,简直就是在做一个阅读理解,费脑还没什么好处,出发点只是她还关心你,所以想帮你想想办法或者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你的不高兴。

但如果把对方当成情绪的垃圾桶,自然就会被厌烦,毕竟感情的付出超出了原本的平衡关系。

尤其关系好但已经长时间不联系的好朋友,突然因为一些琐碎无聊的小事去烦别人,脾气好的大概听完随便哈哈一下,脾气大的大概会直接骂你了。

现在都爱玩消消乐,看一些轻松无脑的肥皂剧,我也喜欢一些不用动脑的小游戏,谁都想过得轻松一点。

大家都长大了,有自己的价值观了,有时候随便附和会让朋友感到高兴,但怼一怼觉得不合理的地方是对你负责任的表现,到后面如果觉得三观开始严重不合就一拍两散了。

生活就是一杯水,多了会满,少了会空,能溶解糖也能溶解黄连,但谁都喜欢甜一点吧。

三生物语馆:

月洁风清,樱花树下,谁人对影抚琴?一曲寒韵穿空,伴有细泉低吟,夜空人静。

酒恋花迷,玉泉亭边,临风对月歌柔情。几分寒意袭人,惹得花儿含笑,沁人醒心。